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甘南旅游 > 资讯杂谈 > 正文

调查:兰州“医托”黑幕大起底

发布日期:2018-6-15 下午 11:20:27 浏览:929

医者仁心,可偏偏有些医者没了仁爱之心。他们以来自农村的患者为目标,大发不义之财。盘踞在兰州各大医院的“医托”,让无数的贫困患者雪上加霜。虽然媒体历年来多次报道,但依然不见相关职能部门进行严肃查处,导致“医托”依然猖獗。今天,兰州晨报记者再次深入采访,通过报道向读者揭秘为祸兰州近十年的“医托”。通过和坐诊医生的对话,让更多的人能谨防“医托”,也期望执法部门能还医疗市场一片净土。

受骗患者自述:

我是岷县人,两口子都是农民。今年3月份,带着妻子来到甘肃省妇幼保健医院看妇科。我记得,大约早上7点多,我们就到了医院,人很多,做完检查就已经中午12点多了。这个时候,我们在医院碰上一对“夫妻”,聊天的过程中,她说自患的妇科病和我妻子的病一模一样,检查了好几次,药也没少吃,但是效果并不理想,这次来医院也是找一个张姓教授级大夫看病。

我就想,大家出门看病不容易,一下子人就亲近了,互相也很信任。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这对“夫妻”电话响了,听电话里的意思是,我们要找的那位张姓教授级大夫已经下班,下午不来医院,将在邮电大楼一家门诊坐诊。这对夫妻打完电话,接着和我们聊天,再没提看病的事情。

大约到了中午1点多,这对“夫妻”中,男的对女的说,“时间快到了,我们赶紧去张大夫门诊排队,不然下午就赶不上回去的车了。”我在一旁听着,心里也在犹豫,在这等着,下午看完病估计就晚了,又要吃饭,还要住宿,花掉不少钱,再说专家不知还能不能等到。这么想着,就对那对“夫妻”说,“要不我也跟你们去看一下。”我还记得,那对“夫妻”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我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兰州,但是对这个城市一点也不熟悉,我们坐出租车大约花了一个小时,到了一个叫邮电大楼的地方。那对“夫妻”看起来很熟悉这个地方,领着我们直接就找到了那家叫做京都中西医结合门诊的地方。一位老大夫坐诊,据医院的护士介绍是一个教授,我还暗自高兴,这下终于碰上了一个好大夫,但愿我妻子的病能够治好。

看病、抓药,我花了3000多元,一切看上去都没有问题。当时大夫抓了30服药,到现在还没吃完,我妻子的病也还是那样。

调查:雇佣“医托”专骗农村患者救命钱

一个来兰近十年的诈骗团伙,屡次利用“医托”骗取疾苦百姓的救命钱财。虽经媒体数十次报道,但均未被相关执法部门得到有效查处,一直在兰州市城关区邮电大楼附近的诊所行骗。今年3月,兰州晨报记者暗访后终于将该黑诊所取缔。没想到时隔不久,这伙人却在兰州某民营医院堂而皇之地坐诊行医,同样利用“医托”在兰州各大公立医院将从农村来兰就医的病人骗来,然后以3000元左右的价格卖出20服中药。4月21日上午,兰州晨报记者就此向12356及兰州市和城关区两级卫生部门反映此事,均表示不在自己职责范围内,不予查处。而警方则称他们此前也接到过此类报警,正准备调查。

反映:兰州多医院“医托”横行

近日来,兰州晨报不断接到读者反映,称兰州各大医院有“医托”横行。这些“医托”专门和农村来兰看病人员搭讪,然后借机称自己认识好医生,然后带到市内的诊所或私立医院进行就诊。不管是到诊所或私立医院,医生都会开出20服左右的草药,收费3000元左右。

家在甘南农村的王先生称,他由于长期腰疼,在今年4月10日来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就诊。当日上午他离开医院时,有一名男子从身后叫他的名字,但他不认识。对方说以前在甘南见过,问王先生看什么病。得知王先生腰疼时,对方称省人民医院的专家在别的地方坐诊,并带王先生来到城关区一家医院。最后一名姓王的医生开了20服中药,收费3105元。如今,药已经吃完,腰疼症状丝毫未减。

来自会宁的刘女士4月初在兰大一院看病被一个“医托”骗到门诊花了3000元。回到家想来想去还是不对,兰大一院的医生怎么会去那么小的门诊坐诊呢?她感觉是被医托骗了。于是上网查了一下,证实自己确实遭遇了“医托”骗子。第二天王女士到门诊把钱退了回来,希望大家不要去上当受骗。

兰州晨报记者随后从甘肃省人民医院、兰大一院、兰大二院保卫部门了解到,医院有“医托”一事属实,保安巡逻时有发现。

暗访:“医托”与民营医院有关

4月19日以来,兰州晨报记者每天早晨在甘肃省人民医院、兰大一院暗访时,都会发现有“医托”出现。19日上午8时许,榆中来兰的王先生由于手指受伤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就诊。就诊结束后遭遇一名男子搭讪,随后该男子带王先生父子离开医院,共同搭乘一辆出租车到位于城关区的兰州某民营医院就诊。

20日上午9时许,在兰大一院就诊的农村打扮的中年妇女也被一名陌生男子带到兰州某民营医院。一小时后,该女子离开时,手提一大包中药,称花了3000元。21日上午,记者在该医院门口蹲守时,先后又有三位病人被带到该医院就诊。上午11时许,一身穿蓝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带领一对母女从出租车下来。在兰州某民营医院门口,该男子手持电话称:“我先问问王院长在不在,这个门可不好进。”记者注意到该男子就是暗访中发现的疑似“医托”。记者随后问该母女认不认识对方时,该男子突然扭头狂奔离开。

调查:多年诈骗是同一伙人

根据多日的暗访,记者发现被他人带来就诊的病人都到兰州某民营医院门诊三楼东侧的中医科就诊。21日上午,记者在该三楼走访时,遭遇一身穿工作服的女子的盘问,得知记者找人时,该女子态度极为不友好。随后旁边的诊室里出现两名女子,对记者再次盘问。而记者也被对方认出,并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记者这才认出,今年3月记者联合卫生执法部门查处邮电大楼附近一家利用医托骗人的黑诊所时,这几名女子都是黑诊所工作人员,且没有任何资质。

其中一名女子告诉记者,自从邮电大楼的诊所被查处之后,她们就搬到兰州某民营医院。她们的负责人是湖南男子吴某,近十年来都是他利用“医托”骗人。记者调查发现,每次被“医托”带来的患者,在中医科开具处方后,都会被专门的女子带到该医院的交费处和药房进行交易,患者的钱也交给了医院。

随后一名女子把记者带到兰州某民营医院门诊主任办公室,一名自称姓陈的男子称吴某和三楼导医台的女子都是他们医院的人,对于“医托”一事将展开调查。

记者暗访发现,每天在该医院中医科就诊的人数在20人左右,收取患者的费用有六七万元。知情者称院方和中医科有比例分成,院方也收入不菲,但院方对此没有正面回应。

举报:相关部门推诿不受理

记者采访了解到,省卫生计生委去年11月13日转发国家卫计委、公安部等四部门《关于开展整顿医疗服务市场秩序依法查处打击“医托”诈骗活动的通知》要求,立即采取有效措施,依法打击“医托”诈骗活动,严惩违法犯罪分子。通知要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中医药管理部门要指导医疗机构对机构内及周边活动的“医托”情况进行摸排,搜集“医托”扰乱正常医疗秩序和涉嫌诈骗的案件线索,及时汇总并通报同级公安机关。要定期梳理分析“12315”、“12320”、“12356”等接到的投诉举报信息,发现涉嫌“医托”诈骗案件线索的,相关部门要及时汇总通报公安机关。

对此,记者当日上午8时46分拨打12356反映医托一事,接线人员给了城关区卫生局电话8474910,称让记者给城关区卫生局反映,但10分钟内均未接通电话。记者随后再次致电12356,接线人员又给了兰州市卫生局电话8440200,接线人员听了记者讲述后又给了号码8589832让反映。电话打通后,对方又让记者打4814916,而接线人员又让记者拨打4814915,该接线人员还称:“‘医托’是公安管的!”

记者随后拨打110,嘉峪关路派出所民警打来电话让记者来派出所,记者这才得以向警察反映了暗访到的情况。民警称他们此前也接到此类报警,正准备调查。

质疑:诈骗多次缘何无人管?

连续几天的调查采访中,记者多方证实,目前在兰州某民营医院中医科的经营人员就是吴某,而吴某此前曾在邮电大楼附近经营诊所。该诊所多年来一直利用“医托”骗取百姓的救命钱财。虽经媒体数次报道,但均未被相关执法部门得到有效查处。今年3月,兰州晨报记者暗访后终于将该黑诊所取缔,没想到时隔不久,这伙人却在兰州某民营医院堂而皇之地坐诊行医。

“这么多年了,同一家诊所被媒体不断曝光,被患者多次投诉,为什么会一直存在?”这令受骗者王女士难以理解。曾经遭遇医托骗局的刘先生认为,这主要是相关执法部门的不作为造成的。“执法部门如若对此还漠视,那就是对百姓的漠视,对生命的漠视!”

当日下午4时,兰州某民营医院回应记者,是医院聘用吴某等五人到医院中医科,此前不知吴某利用“医托”骗财一事,目前已经解除和吴某的合作关系。

对话:坐诊医生自曝“黑诊所”骗人之术

“把病人身上的钱骗光为目的,药不治病也不要命”

对话背景:

“医托”傍上“黑诊所”,兰州市城关区邮电大楼附近一家名为京都中西医结合门诊的“黑诊所”,以高工资雇佣本地大夫坐诊,从湖南、陕西以及省内河东地区等高价招募“医托”,盘踞在省城兰州各大医院。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医托”团伙,一位在这家“黑诊所”坐诊近5个月的中西医主任医师日前向兰州晨报记者独家爆料他所经历的“医托”黑幕。

对话人物:“医托”报料人(中西医主任医师)

对话记者:兰州晨报首席记者邱瑾玉

1.6万元月薪,不看执业证只管开方子

兰州晨报记者:这份“坐诊”的工作是怎么找到的?

“医托”报料人(以下为报料人):我的膝关节受伤了,在家里休息了两年时间。去年11月,我从赶集网上看到了中医招聘,给出的工资是每月一万二到两万元,地点在邮电大楼,还有电话,我一看这个工资高得很,就找到那个地方去了。

记者: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报料人:第一次去,看到有中药房、有诊室,大厅也非常宽敞。在一间办公室简单谈了一下,怎么样开诊,怎么样治病,其他的也没谈。

记者:工资怎么约定?

报料人:我说原来在上海一家医院的时候人家给1.5万元。人家直接就说,那我给你1.6万元,就这样成了。

记者:没有问过你有关的执业情况,比如有无医师执业证等?

报料人:没有看。任何证件都没看。

[1] [2]  下一页

最新资讯杂谈
  • 刘锋任甘南州副州长范武德不再担任12-12

    来源时间为:2018-10-31刘锋任甘南州副州长范武德不再担任【字号:大中小】新华网(2018-10-3107:44)来源:甘南日报2018年10月26日,甘……

  • 甘南日报社深入开展“大走访回头看”活动12-12

    据甘南日报报道,近日,按照《全省双联行动“大走访、回头看”活动方案》和州委的部署要求,甘南日报社积极组织干部到双联点—&md……

  • 甘南州一口气任命22名官员12-07

    来源时间为:2018-11-08现将州委研究拟提拔使用和转任重要岗位的王学军等同志的有关情况予以公示,接受广大干部群众监督。如发现廉洁自律、计划生育等方面有影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